天才少女一天寫詩2000首?媒體:最惡劣的成功學

天才少女一天寫詩2000首?媒體:最惡劣的成功學
2020年07月16日 08:15 新京報

  “天才少女一天寫詩2000首”:最惡劣的成功學就是對孩子下手

  我們很難將批評的矛頭對準一個孩子,那些對她進行訓練、“馴化”的推手,才更應該被推到前臺,接受輿論的評判。

  這兩天,社交媒體上,一位名叫岑某某的女生刷了屏。她的簡歷可謂“逆天”:“目前一天能寫300首詞牌、2000首詩、15000字小說”,注意,這還只是“目前”,將來指不定還要在數字后面圈幾個零。

  對此,我只能說,現在的“神童”,神得都不像話,地球自轉慢一點,都跟不上他們的文思泉涌。

  要知道,高產長壽如乾隆皇帝,一生也才寫詩4萬首,這位小朋友一天2000首詩,相當于一分鐘寫1.4首;曹植當年要是有這才華,也不至于需要走七步。而對于我們這些平平無奇的普通人來說,把2000首詩抄一遍,一天恐怕都不夠用。

  網絡上,有人叫她“蓋世神童”,有人叫她“傳銷少女”。無論哪一個稱呼,恐怕都是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長和未來發展的。

  以成功學為器皿,以營銷學為試管,以傳銷精神為藥液培養出來的孩子,就是這場“神童秀”挑戰社會底線的所在。

  事實上,岑某某更像是一臺被馴化的機器,她也是一位“受害者”。那些在她身后對她進行訓練、“馴化”的推手,才更值得被推到前臺,接受輿論的評判。

  岑某某的故事,比王安石筆下的《傷仲永》還要悲傷。仲永被捧殺,也只不過是“父利其然也,日扳仲永環謁于邑人,不使學”,最后也不過是“泯然眾人矣”。

  而岑某某正在遭遇什么,以及將來會面對什么,是否會耽誤身心健康成長,這些都讓外界難以預料。

  面對記者,岑某某的父親岑某燦堅稱相關宣傳并無夸大成分,女兒的寫作能力都是真實的;面對質疑,他說“希望孩子一定是感恩、孝順的,對社會有貢獻、有付出的?!?/p>

  我們只能說,但愿如此。

  岑某某或許是無辜的,但拿她炒作的人,卻足夠惡劣,“救救孩子”的同時,也要治一治這些人。

  從針對岑某某的宣傳資料中,我們可以發現不少線索。比如,她的簡介里稱岑某某是數個品牌的創始人,其中一個為“宇宙超能量”。這些品牌的背后,又是怎樣的產品和服務?“蓋世神童”是否是與之相關的商業宣傳?

  如果是,那么就可能構成法律意義上的虛假宣傳或夸大宣傳,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或許可以管一管。

  再如,還有網友爆料說,岑某某是“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記者、中國國際新聞雜志社中華傳統文化傳播院院長助理、中國國際新聞網紹興運營中心副主編”等;此外,她的簡歷里也寫著“全球華人青少年領袖學習會創始人”。

  那么,這些機構和崗位到底存不存在?是以怎樣的方式存在?屬于何種性質?有多少含金量和影響力?這些問題,都有待相應的管理部門厘清。

  這些浮夸的頭銜與名譽,幾乎都充斥著疑點,甚至還可能與公共利益關聯,涉嫌違犯法律法規,對此,相關部門不妨將此作為線索,循跡追查,若發現其中涉及違法違規行為,就依法嚴辦。

  □與歸(媒體人)

天才詩歌

大咖說

高清美圖

精彩視頻

品牌活動

公開課

博客

國內大學排行榜

國外大學排行榜

專題策劃